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>> 您现在的位置: 淮安外国语学校十周年校庆专题网站 >> 校庆征文 >> 正文
 
 

往事依依--陆颖哲

淮安外国语学校十周年校庆专题网站·(2009-10-27 15:53:30)·校庆征文

往事依依

 

09届14班陆颖哲

高中:淮阴中学

 

    深情的记忆仿佛砂砾,落进眼里,便流下了泪来……

    我与淮外的交集并非从初一伊始,记忆中的初次见面大概是5,6年级的时候。

    那天,我的学校放假,便同妈妈一起来到了淮外。

    我跟在妈妈后面,小心翼翼地走着,小心翼翼地和妈妈的同事(也就是后来的老师,但当时当然没有这样的概念)打着招呼,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校园。我迥然一个闯入豪宅的乡巴佬,处处新奇,却又不敢越雷池一步。只模糊记得,有一个精致的人工湖,湖上有一座小巧简约的四角亭……

    地球转得很快,还未回过神,几年的时光便打马而过。当穿上黑白相间的校服时,蓦然醒悟——我又回来了!

    是啊,又回来了,但“物是人非”。

    不再胆怯,不再惊慌,不再惶恐。我踩着明媚的阳光,漫步在校园,既熟悉,却又无比陌生的校园。花依旧红的热烈,树依旧绿的辉煌,天依旧蓝的清澈,水依旧清的空明,我依旧,却又不再依旧。

    记忆中只有一个精致的人工湖,湖上有一座小巧简约的四角亭,便选择了那里作为起点。

    深色的琉璃瓦在远处便逗弄似的挤眉弄眼,似乎,似乎在说:“来呀,快来吧!”

    我加快了步伐,赶到了亭中。

    亭中的地面铺着深色的大理石瓷砖,花纹很繁密,犹如璀璨的星空,深邃浩淼,不知不觉中就偷走了你的心,你的注意力。

    四根立柱上密密麻麻布满了“岁月的蹉跎”。或深或浅,或大或小,但我知道,每一笔,每一划,都记录着一个生命于此停滞的全过程,都见证着不同人生的潮起潮落,云卷云舒。我静默,如木桩。

    想了想,掏出了笔,在立柱上小心翼翼地留下了一个记号,末了,“梦,从现在,从这里,起飞……

    初中的生活虽并不是太紧凑,日常到亭中的机会还是不多的。整整三年,只有体育课与晚饭后到亭中的次数最多,感触也最深。

    我自幼不喜动,体育课对我自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。所以每逢体育课,或是拉朋结伴,或是独自一人来到亭中。

    午后的阳光稠稠的,一股一股在空气中缓缓流溢,隐约有几分奶香,怪醉人的。

    风很温柔。她款款走来,爱怜地理了理你散乱的头发。不经意,羊脂般的手指滑过你的面颊,凉凉的,痒痒的,未待你回过神,她却已娇羞着跑开了,前方,仿佛有渐渐消散的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 我会半倚在一根立柱,微闭着眼,或与朋友天南海北的海侃,或神色匆匆的狂做当天的数学作业,或干脆盯着撒满银币的湖面发呆,直至下课铃声响起,方不舍地离去。

    有时会下小雨的。此时,男同学依旧贯彻“牢牢把握每一分玩的时间”信念,在细密的雨幕中挥洒生命的激情。女同学一般会在教学楼里避雨。却正合我意——巴掌大的小亭完完全全属于我的了。

    风夹着牛毛般的雨丝,疾步走过,顿时,眼睛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,脸上也毛毛的,痒痒的,似乎有无数蚂蚁在爬(或许比喻太过恶心,但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在雨中尝试一番),说不出的味道。

    看雨中的学校,别有一番风味。细密的雨雾犹如一块洁白的面纱,半遮住学校的脸,倒有点欲说还休的感觉,纯洁、典雅之外更添了一丝妩媚。

    卞之琳说:“你站在楼上看风景,看风景人在桥上看你。”雨中的楼是如此极富诱惑力,雨中的四角亭是否也如此?

    有时想到这里,竟神经似的冲进雨中,在远处端详着空无一人的四角亭。果然如此,便又跑回亭子,吃吃地偷笑到下课。

    饭后一般也是必到的。看血红的落日一点一点的归家,看食堂上空的“大漠孤烟直”(虽然没有大漠,烟是孤,却不直),看同学在操场龙腾虎跃……刹那间,世界似乎缩小了,均匀分布在一张小小的油画布上,暖暖的色彩恰如其分地描绘着和谐的美丽。

    有时甚至不吃晚饭,左面包,右可乐,匆匆赶来。边吃边无目的的端详着世界,实在是快哉快哉,应浮一大白(但还是不敢太放肆,毕竟学校是不允许吃零食的)!

    人生就像周期函数一般,有高潮,当然也存在低谷——或许上帝也懂得“文似看山不喜平”的道理,在编写我的人生剧本时,也适当加入了一些坎坷。

    或是考试失手,或是与朋友产生了纠纷、口角,抑或是与家人产生了隔阂,便背负着沉重的心,拖着水泥柱似的腿,踱到了亭中。

    湖水有节奏地拍打着亭子,哗哗的水声仿佛整齐的合唱声。歌声从遥远的天边缓缓飘来,时而婉转,时而铿锵;时而如月华,时而似骄阳;时而是高山流水,时而是惊涛骇浪……无数音符前赴后继地撞击着覆满灰尘的心,灰蒙蒙的心微微的震颤着,细密的灰尘相继离开了心房,悄悄地,慢慢地。心仿佛经过了一次蜕变,鲜嫩的红润越来越明显,清晰……

    “人生路漫漫,悲兮,喜兮,皆是平常的事。如果为了这一点小事大动肝火,岂不极不划算……

    在盈盈的湖光中,我悟了。不骄,不躁,无喜,无悲,是悟了……

    离校那一天的早晨。我踩着明媚的阳光,漫步在校园,既熟悉,却又无比陌生的校园。花依旧红的热烈,树依旧绿的辉煌,天依旧蓝的清澈,水依旧清的空明,我依旧,却又不再依旧。

    记忆的深处有一个精致的人工湖,湖上有一座小巧简约的四角亭……便选择了那里作为这一段人生的终点暨下一段人生的起点。

    四跟立柱又走过了三年的光阴,显得更加老态,却也更加睿智。立柱上密密麻麻刻满了“岁月的蹉跎”。我走近,仔细寻找。是了,找到了——三年前我种下的种子。它磕磕绊绊走过了千余日日夜夜,它也沧桑了些。我静默,如木桩。

想了想,掏出了笔,画了一个圆,不大不小,却正好包裹了我的记号。末了,“梦,依旧在飞,只是这里已飞过……

    转身,人去,亭空。

    暑假曾经写过一些关于淮外生活的文字,大约是关于年少轻狂的岁月。所以这次没有选择太多的人,而是用湖与亭来承载我的记忆。其实,淮外的同学、老师,都是无法忘记的。我们之间的关系,就像是前生今世的缘分。却又不同于宝玉的“这个妹妹好像在哪里见过”,那是一种很淡然,很真,仿佛本是如此的感觉。

应该会有很多学长们对母校作出同样的祝福,我这支愚劣的笔就不再写了,于此,真诚祝母校生日快乐,在今后的日子里越办越好。

    愿记忆是无花的蔷薇,永远不会败落。
 
【 文章作者:陆颖哲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:1429 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】 
 
 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