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>> 您现在的位置: 淮安外国语学校十周年校庆专题网站 >> 校庆征文 >> 正文
 
 

毕 业 生

淮安外国语学校十周年校庆专题网站·(2009-10-21 18:50:13)·校庆征文

09届9班 丁爱伦(清江中学高一)

    靠在十月的边上,我愣怔地不想说话,却又依旧在拥挤的人潮中说很多话,很多不着边际的话。当我又端坐在课桌前,无意识的将桌上的一切都收拾起来,却也只看见干净的一片,心里却是说不出的空荡。突然想起初中时代,挑挑拣拣的课桌也尽是斑驳刻痕,漆色褪去,桌面上有很淡很淡的字迹,写着关于自己对于人生的认知,让我笑叹。旁边还有一些选择题答案以及凌乱的算式。我常常会看着这些语焉不祥的字迹,我不知道它们最终会怎么样。

    假期里一直在整理初三的课本和笔记,以及每门都是一沓厚厚的试卷和那些空白的参考书,陆陆续续的送给我其他学弟学妹,看到他们如获至宝般,我突然心里空了一角。原来,我太舍不得这些划过笔迹的东西,却不得不舍弃,我也有从一堆破碎的纸堆中拾起一本旧旧的日记,还隐约能看得出曾用铅笔在扉页上轻描淡写的一句话“毕业遥遥无期”,而今我却是瞬间就流下泪来,应是少了一些话“总是毕业遥遥无期,转眼就各奔东西。”好久都未曾这样难过。

    又或者,拍毕业照的时候,每个人都会想着要站在最亲的朋友之间,这样才不会在时光逝去中将珍贵的友谊遗忘。但是又害怕若干年后,曾经的朋友指着照片上的你,却半天叫不出你的名字来,如此费尽的心机要铭记的东西,就这么不可避免地忘掉,也是徒留伤悲。

    或是哪一天的心血来潮,兴高采烈地举着相机,将校园的每一角都拍摄下来,却独独忘了要将它的全部都拍成一幅巨大的画面,是不是个意外。看铜像广场前的湖面碧波荡漾,侧耳似乎仍有带着节奏的背诵声;走过游过无数尾金鱼的池塘,依稀记得荷花在夏日里艳丽芳群,香樟树荟香气四溢。我们当年却玩闹皮耍的跑过,没有为荷花而止步,没有为香樟而停留。

    九年前,我兴冲冲踏进教室,一片哑然,点名之后被告知,我迟到了。

    三年前,我因小事与同学争吵,最老师袒护了我。

    而今年前,老师见到我的第一句话竟是,你下午再不合格就别来,没头没尾得唬得我一愣一愣。

    两月前,高一军训,我没能参加。

    一周前,我发烧误了两节课。

    现在,我在回忆。

    像一页页翻书一样。

    记忆中,初三的教室贴了瓷砖墙,将整个笑脸都映在上面。那时,就恨不得被永远定格在那一刻,定是最乐的时候。即使凳子少了三个螺丝也懒惰地不愿去修,就因为听惯了它“嘎吱嘎吱”的响叫。即使老师的面庞再陌生也会问好,是习惯了的礼貌,看到喜欢的还会赞上两句,让他们心里似吃了蜜一样甜。

    然而,我留给这校园的实在寥寥无几,用画笔随意色画出几笔,已是庆幸之中的事。

    我从这里带走的,却是不计其数的彩色季节,无边无际的知识海洋,堆积成山的深情厚谊,浓浓的师生情,亦或是一切关于这里的美好回忆。

    那些在我们走出中考的考场,穿过拥挤的人潮,穿过白色的建筑楼,转回到陪伴我们三年母校,空空的黑板,堆积满厚厚粉笔灰的讲桌,看到黑板上角最醒目的不再减少的倒计时,我就释然了。它们,都是沉默忠诚的伙伴,如些不动声色地陪伴我们,前赴后继地跑过了命运的转折点。而今,对于我们的不辞而别,不诉离伤。

    我是真的念苦了她的。

    我的母校。

    我如今切切实实地体会到放任时光流逝,而我却只是呆呆地凝望的未果。

    我如今也只是看到时光同我说再见,似同我说再见。我也只能是让关于你的一切都在心里温习一遍,就会满心温暖,冰凉消失。
 
【 文章作者:丁爱伦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次数:1305 文章录入:葛猛    责任编辑:葛猛 】 
 
 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